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J会生活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发布时间:2020-05-29 浏览量:173人次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文/蔡庆桦

二○一五年年底,《全体迷幻:第三帝国的毒品》(Der totale Rausch. Drogen im Dritten Reich)这本书的出版,使得我们必须重新认识二战历史。

作者诺曼.欧勒(Norman Ohler)原为记者,后来辞去工作专职写作,以小说家及剧本作家身份活跃于柏林的文坛及电影界。几年前他重拾调查记者工作,从滥用药物角度书写迄今未曾被详细探讨的纳粹历史一章,引起史学界重视,并由英国企鹅出版社以「Blitzed: Drugs in Nazi Germany」为名出版英译本。

欧勒写作的缘起,是在科布伦兹(Koblenz)的德国国家档案馆,不经意翻阅了当时专为许多政要名人看诊的名医莫瑞尔(Theo Morell)日记。他惊讶地发现莫瑞尔纪录了「A患者」的用药情形:每日注射可疑成份的药物,且不断增加剂量。

这位「A患者」,就是阿道夫(Adolf)的简称。他的全名叫作阿道夫.希特勒。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阿道夫.希特勒/示意图/翻摄自维基百科

*毒品与药物的黄金时期

欧勒揭露了一个少为人知的希特勒面貌。希特勒是一个知名的素食者,他不喝咖啡、不抽菸,自诩为健康的雅利安人,并期许德意志民族一样乾净健康,甚至透过立法手段,企图製造一个完美的民族。

但是这本书摘下他的面具,呈现了一位元首与一个国家整整十二年间所处的集体迷幻状态,并点出政治、意识形态、药物与疯狂之间複杂难解的关係。

这本书从不同时期叙述毒品在德国如何广被接受,分成四个部分:「全民药物甲基安非他命(一九三三~一九三八)」、「闪电战就是甲基安非他命之战(一九三九~一九四一)」、「A患者与他的医生(一九四一~一九四四)」、「鲜血与毒品(一九四四~一九四五)」。

从这些章节标题可以看出,整个纳粹政权,从统治到参战,都与毒品脱离不了关係。但欧勒并不满足于只描述我们没看到的国家社会主义,他从一个更大的时空脉络下去探索:为什幺那时代的人能够这幺普遍的施打药物?毒品在德国流行的客观历史条件又是什幺?

施打毒品并不是第三帝国的专利。整个德国从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就走向毒品大国之路,第三帝国只是在这条路上变本加厉,配合战争让毒品成为全民药物,最后,整个国家都陷入迷幻状态。

尤其是第一部分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作者深入叙述德国化工业在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突飞猛进,因而能够发明许多「毒品」(虽然在那个时候可能只被视为药品)。为什幺毒品的发展正好与那时代相关?许多毒品被研发出来,一开始都是为了止痛,而最需要止痛的族群,就是那些从战场归来的士兵。吗啡、鸦片等药物,可以为伤兵的身体与心理创伤提供缓解。

另一个原因是,一次世界大战德国落败,许多人相信部分原因在于德国缺乏天然资源。战后,政府与民间苦思,在天然资源不如人的情形下,如何与他国竞争?最逻辑的方案就是:合成,人工製造。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德国曾是毒品大国/示意图/pixabay

因此德国的化学工业火速发展,在政府刻意培育、民间集中资源以托拉斯方式成长的情况下,得到了领先全球的地位。欧勒称之为「化学的一九二○黄金年代」(Die chemischen Zwanziger)。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技术加上市场需求,让德国得以为国内外用药者提供品质好、价格低廉的毒品。

一九二○年代,德国生产、外销世界最多的是吗啡与海洛英。德国所生产的海洛英有百分之九十八外销,而一九二五年到一九三○年,全世界吗啡产量有四成来自德国──一九二五年德国在国际压力下不情愿地签下了鸦片公约,拖到一九二九年才由国会通过,限制产量。

那时代几个德国知名药厂默克(Merck)、百灵佳(Boehringer)、科诺(Knoll)等,生产全球八成产量的古柯硷。尤其默克生产的古柯硷量世界第一,当年中国已有无数山寨货。

能够製造大量药品,表示成本降低,市场扩大,尤其在柏林这样的大都会里,几乎每个药房都买得到毒品,不须医师处方。甚至据称,当时柏林的医师中,有约四成的人使用吗啡上瘾,每一个夜店都买得到「娱乐药」。

当时,有许多美国观光客来柏林游玩,就是为了「毒品观光」(Drogen-Tourismus),只有柏林这个化工之国的首都,能够提供那幺多样又那幺便宜的毒品。

而其中每间药房都会进货的一种畅销毒品,就是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一九三○年代开始,柏林的泰姆勒製药厂(Temmler)以保维淀(Pervitin)之名大量生产甲基安非他命,很快成为全民药物,购买简单,无须处方(一九三九年后才成为处方药)。当时的医药界几乎都把保维淀当成万灵药,压制饥饿感与疲劳感、提神、止痛,无一不治。

延伸阅读:

希特勒的孩子:和平依然遥远,荒谬何时结束?

他差点被送进毒气室,却仍一生为德国文化奉献

三个男孩与一间被遗忘的集中营

*本文摘录自《邪恶的见证者:走出过往、铭记伤痛,德国的转型正义思考》

靠毒品大赚观光财!纳粹德国的「集体迷幻」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