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V阅生活 >港边青救赎之所(完结篇)‧救助徘徊边缘青少年‧边青保母有成就 >

港边青救赎之所(完结篇)‧救助徘徊边缘青少年‧边青保母有成就

发布时间:2020-07-22 浏览量:689人次
港边青救赎之所(完结篇)‧救助徘徊边缘青少年‧边青保母有成就深宵外展队的工作时间日夜颠倒,晚上10时至隔天早晨6时是一般人的休息时间,可是外展队员却要开车全港跑,巡视公园、邨屋、街道或麦当劳等地,寻找深夜不回家的青少年。协青外展队现有7个工作人员,5男2女,最资深的队长郭文豪已经在外展队呆了十个年头,至今仍对青少年工作充满热诚;队员林辉城从一个人生没有目标的青少年,9年来在协青社成长、找到希望,最后甚至重返校园完成大学课程。究竟协青社给了这些工作人员甚幺?且听听他们亲口道来。边青保母一林辉城年龄:26岁 职位:外展队员外展年资:年余青少年要受肯定林辉城在协青社工作9年,首8年都在蒲吧上班,期间也转到其他部门任职,一直到年前才被调到深宵外展队。笔者第一天来到,外展队只有他和队长郭文豪(阿风)两人上班,但是阿风当天得留在中心处理一些事务,所以就由他带着我和一名刚从国外回来度假的义工出队。实习的7天中,我跟辉城搭档的机会较多。令我佩服的是,每次只要一走进青少年群中,他总能轻易地说出足以吸引青少年的话题,从电玩、工作、香烟牌子、兴趣、学业、卡通、邮购等等,彷彿天生就知道青少年要甚幺。辉城说,来协青社上班之前,他就是这种青少年,不爱读书,晚上不回家,沉迷电玩,不知道自己要甚幺。“那时候我去学校,老师不要我留在课室闹事,都会叫我去另一间课室,一个人呆上8个小时。这样无聊的生活,去了几天就没意思了。”试吸软性毒品幸没沉迷辉城15岁就想辍学,但是父母要他至少中学毕业。然而,他还是不爱读书,每天早上七点多上学,他就在外流连到六点多才回家,任由父母怎幺吵他也不起床,心情坏起来还会发脾气。渐渐的,父母也不管他了。他说,他试过吸食软性毒品,庆幸他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没有沉迷。他也跟过一班朋友偷窃手机,但是上过几次警察局,都不是因为偷窃被抓包。他还认真地说,如果不是刺青太贵,他也会去刺青。这样的生活,大概维持了两年,一直到他中五毕业。“香港有很多深宵外展队,那时候半夜不回家,我几乎每个星期会遇见他们一两次。中五毕业后,他们建议我去协青社应徵,我就去了。就这样做了9年。”我很好奇,协青社到底有甚幺吸引他留下。“当时教我的同事跟我年龄差不多,他们叫我做事,自己也会做,像扫地啦,洗厕所啦。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很舒服,不是被使唤做事,而是大家一起动手做。"他续说,“这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像K房的音响电器要怎幺接驳,来蒲吧的青少年有事要怎幺应对,新人进来又要想办法怎幺教他们等等。”总结他留下来的原因,他说,协青社给了他肯定和成就感。“青少年就是需要这些,肯定、成就感,有了这些,就会想要做更多。”半工读考上社工系如果说正规教育让林辉城迷失自己,那幺协青社便是一盏明灯,引领他找到自己。从当初那个一直想要辍学的懵懂少年,到今天站在笔者眼前的他,竟然还有一个多月,便要完成他的社工系副学士学位。问他不讨厌读书了吗?他第一句就说:我现在还是很讨厌读书啊!不过,他对自己的工作有展望,要在一个领域走得长远,学问是必须具备的。再说,这个社会很现实,他需要一纸文凭。从17岁到协青社上班开始,幸运之神似乎才发现他。“当初有10个人应徵,但只有3个人受聘,我是其中一人。”不久后,中心选了几个人去考取据说费用很高的历奇教练资格,而刚入行的他又幸运地被选中。出乎意料的是,离开学校两年后,向来讨厌读书的辉城竟然主动回到校园,21岁时还成功考上大学修读社工系,靠着半工读,他今年内就要毕业了。协助被社会遗弃者提及从蒲吧转到外展队的经过,林辉城说,因为外展队请人很难,首先要会开车,对待青少年的心态要正确,可以接受半夜工作等等,所以他就接受调职过来了。访问结束前,辉城提及他未来的目标。“在我们教育制度下,有一群不会读书的人是被社会遗弃的。这些人读书不行,但是可能有其他专长,像跳舞,玩滑板。我在想着有甚幺办法,可以让他们依赖自己的专长谋生。”协青社目前不就是在做这个吗?他说,只有一小部份人做是不够的,他希望能将这个理念带出协青社,让更多人受益。实习这7天,可能是外展队接洽的对象的关係,笔者遇见不少十三四岁就已经辍学的青少年。因为学历低,他们只能在饮食业、理髮店上班,又或者充当跟车员。如果他能实现这个理念,对青少年来说,未免不是好事一桩。边青保母二陈谓文年龄:51岁职位:外展社工外展年资:半年多数青少年不懂分辨轻重陈谓文(Ah Man)是协青社深宵外展队中,最年长的队员。他态度友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说话语气很轻,每次出队跟年轻人接洽,他总是特别认真。由于外展队接洽的对象都是年轻人,要跟他们玩,要说他们的话,要融入他们的文化,所以第一次看到Man,我不禁好奇,是甚幺让他牺牲睡眠,牺牲家庭,牺牲健康,来做这个吃力未必讨好的工作。对于我的疑问,他恍然大悟地说,“是哦,牺牲还挺大的。为甚幺呢?”Ah Man是在2006年加入协青社,一开始在蒲吧上班,之后被调到自立堂,负责监督在感化令下进入协青社守行为的未成年青年。基于职责所需,他每个月必须针对有关青少年的行为填写一份报告。如果他们行为良好,感化令结束后便能恢复自由;如果行为不好,他们将面临更严重的惩罚,比如进入惩教处(坐牢)。调来外展队很开心“当时有一个青少年,我觉得他不算太坏,只是年少无知,不懂得分辨轻重。按照规定,他每天必须去上班,之后就得回来中心,可是他偶尔会不去上班,以为没甚幺大不了。”Ah Man爱惜他的才华,声声讚歎他製造的脚车模型还有感应器,走到桌子边缘会自动“煞车”。Ah Man要给对方一个机会,可是社工督导坚持要严惩。他感叹地说,帮不到对方,让他深感无力,偏偏这样的例子又太多了。提及调来外展队,他立刻恢复笑容,说:“在这里,每天都很开心!”外展队接触的对象,一般是徘徊在边缘,还未酿成大错。从审判到拯救,Ah Man总算在外展队中看到了青少年的曙光。边青保母三‧郭文豪(阿风)年龄:30岁职位:外展队长外展年资:10年成就感大很满足协青社是郭文豪(阿风)的第一份工作,他在蒲吧呆了一年,便转到外展队任职,至今已是第十个年头。他说目前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暂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期间也想过要放弃,但是现在没有了。看见自己帮过的人成长,之后还回来探望我们,很有成就感。”问他为甚幺会到协青社上班,他说,他以前在教会办很多活动,毕业后要找一份“好玩”的工作。协青社常年办很多活动,又可以玩,他就来试试。“外展工作会遇到很多突发事件,要想应对的方法,要作决定,我喜欢这样的工作。”跟青少年相处自有一套实习期间,笔者确实遇到很多突发状况,比如开着车去另一个地区,结果半途接到中心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在蒲吧打架,要马上送走一批人,结果我们就掉头回中心了。之后,外展队员还得考虑他们的安危,要他们暂时别来蒲吧。刚开始我只觉得他们多虑,但事实证明,他们的忧虑并无道理。因为当天被打的人,之后就计划报复了。问他印象最深刻的助人个案,阿风低头沉思许多,才吐出一句:太多了,不知道要说哪一个。“我们队中有一个成员,来协青社上班前几乎足不出门,也不与人交流,很封闭。后来她姐姐介绍她来蒲吧上班,她才慢慢变得开朗。现在的她跟当初完全是两个样,而且她跟青少年相处很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是女孩特别喜欢她。”採访手记惊弓之鸟跟着外展队出街寻找夜青,除了眼界上的开阔,令笔者感触更多的,是香港治安之好。深宵外展队的活动时间是晚间10时至凌晨6时,这段时间,我们所到之地皆灯火灰暗,人烟稀少。可是,这些青少年坐在公园、公屋楼下聊天,遇上我们这些陌生人,防卫心也不强。我总是惊讶地问,深夜坐在这种地方聊天,难道不怕被抢?把背包放在车内,难道不怕贼敲破车镜?青少年深夜坐上陌生人(外展)的车,难道不怕被劫被抢被拐?每次看到我背包不离身,队员会好心叫我放在车里,但是我这个惊弓之鸟,试了几次,最后还是抵不过内心的不安,继续揹着背包到处跑。看在这些香港人的眼中,我大概是神经质,或有被害妄想症吧!殊不知,这是马来西亚人长期练就的高度警觉本能。忽然发现,能在马来西亚安然活着,真不简单。/副刊‧报导:陈韦静‧2013.10.09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