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V阅生活 >2015两岸关係作文比赛起跑 >

2015两岸关係作文比赛起跑

发布时间:2020-08-09 浏览量:106人次

柯文哲接受外交政策(ForeignPolicy)专访,又是「殖民文化优越论」(虽然这是评论者过度衍伸),又是「两国一制」,最后被迫搬出马英九惯用的「翻译错误」招数试图缓颊。别的不提,光是两国一制论,就让从来未曾打烊的两岸论述竞技场又热络了起来。但即使没有柯文哲乱入,在这个总统大选年,每隔四年就来一次的「两岸关係作文比赛」,也行将开跑。

2015两岸关係作文比赛起跑

说是作文比赛,是因为自从国民党发明了「九二共识」并藉此成功联共制台之后,学术界、在野党也好,所有有志于大位的政治人物也好,就共同加入了台湾近年来最大规模的文创业,冥想也好,瞎掰也好,总之就是要搞出一个完美的名词和概念,去创造谢长廷所说「让台湾满意、中国忍受、美国接受」的效益。

很快的,总统大选参选者就必须进京赶考,带着自己的答案卷,期待那一个北京、华盛顿主考官点头徐徐称是的画面。对民进党而言,四年前这个画面并没有出现,因为老美对蔡英文的「台湾共识」不满意,中国则不断的强调无论如何,民进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台独党。

根本不选2016总统的柯P乱入这个议题,有点像是进场裸奔插花的热情观众,他的「两国一制」并不是什幺新两岸论述,比较像是对双方应该享有相似文明、价值与生活方式的简略式说法。但即使如此无意开出的一枪,已经让中国因为「两国」而怒髮冲冠,官媒《环球时报》讥柯为「放肆」、「传达出台湾一些力量对玩刺激大陆游戏的蛮不在乎」。

打从李登辉的「两国论」以降,这个作文比赛的历年参赛者,已经製造出为数极为可观的答案,例如一中两宪、宪法各表、一中三宪、大一中架构、一中屋顶、一个中华、中华文化圈、九六共识……等等,搞得台湾政治人物都像发明家爱迪生;甚至连辜宽敏这样的台独支持者,也设想出了「兄弟之邦」这种很委屈的方案。

这些文创产品之中,有些直接被中国打零分,有些被冷漠以对、不置可否。简单的说,没有「一中」和「促统」意味在内的答案,全部都零分,至于带有「两国」与「一个独立的台湾」意味的,准考证没收,你可以离开了。进一步看,对于党网中明确支持统一的中国国民党,这是出生以来就具备的DNA,对了主考官胃口,无论怎幺写分数都加权25%;而这也是为什幺民进党内部涌现「冻独」讨论的原因,有「独立」和「两国」思想是会倒扣的啊。

所以,儘管台南市长赖清德去年6月出访上海期间有着广获好评的言论:「台独固然是民进党的主张,但民进党尊重台湾人民的决定」,「这个东西(台独)是经过社会极大共识,因为陈水扁用这个去选总统,他也当选了……解决民进党的台独党纲,没有办法解决台湾主张独立的主张」,有人却诠释为赖神爽了一时却输了长远,因为他踩了北京的红线,对有志于总统职位者是短多长空的选择。

然而,两岸关係到头来毕竟不属于文创产业,也不是一项取悦主考官的作文比赛,更不该是几个人躲在小房间里脑力激荡就可以完成的计画,而是台湾人民安身立命之所繫。对于两岸关係的描述和愿景,如果未能纳入台湾人民的意见,就是垃圾。

2015两岸关係作文比赛起跑

时至今日,也许多数台湾人并不支持激进的、法理上的独立运动,但拒绝「被」统一的「拒统」和带有「两国」暗示的「现况独立」共识,以及对于中国口蜜腹剑、口惠而实不至的两手策略的质疑,倒是非常明显的,太阳花运动之后尤然。

至于美国在1972年上海公报中提到的「美国认知到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主张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美国不会挑战这个立场」,随着台湾人认同的演进,也已经出现根本性的变化。政大选研中心于去年12月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主张自己是台湾人比例60.6%(2007年为43.7%),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者32.5%(2007年为44.7%),是中国人者3.5%。如果未来中国人认同持续下降,这个即将走入历史的「一中」认同如何能够继续扮演两岸关係的前提?

那幺,当我们再回过头去看民进党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的七项主张:

第一、台湾是一主权独立国家,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必须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第二、台湾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片面主张的「一个中国原则」与「一国两制」根本不适用于台湾。第三、台湾应广泛参与国际社会,并以寻求国际承认、加入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为奋斗努力的目标。第四、台湾应扬弃「一个中国」的主张,以避免国际社会的认知混淆,授予中国併吞的藉口。第五、台湾应儘速完成公民投票的法制化工程,以落实直接民权,并于必要时藉以凝聚国民共识、表达全民意志。第六、台湾朝野各界应不分党派,在对外政策上建立共识,整合有限资源,以面对中国的打压及野心。第七、台湾与中国应透过全方位对话,寻求深切互相了解与经贸互惠合作,建立和平架构,以期达成双方长期的稳定与和平。

我不知道这样一个实际上已经获得跨党派支持的文本,除了因为「可能惹中国不高兴」,如何能被诠释为不切实际与不合理?我更不清楚的是,除非大家都希望採取驼鸟的姑息政策,否则如何期待错综複杂的两岸关係,能够以即兴、玄妙、有梗的一个名词或是十六字箴言来交代过去同时顾及台湾人民的最大利益?如果连「你们中国」都不能说,都会引来「你是不是中国人?」的怒骂,什幺样的答案,才能让北京主考官满意?

再仔细想想,目前遭受台湾人民否定(一中框架、一中两区)与怀疑(更紧密经贸关係、地区对地区、太阳花运动中提出的质疑)的两岸提议,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国民党,如果民进党被要求冻结片面式的台湾独立党纲──无论是现在或未来,无论是法理或实质,那幺,台湾人也同时应该要求国民党「冻统」、「冻一中」,因为它们同样是明列中国国民党党纲,台湾人不同意、但中国人很喜欢的片面主张。

两大之间难为小,台湾再怎幺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美中立场的重要性。纵然进京赶考和作文比赛有可能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在填答案卷之前,都该先审酌台湾民意所趋,选民也该摆脱「头脑和身体不一致」的症候群,勇敢相信自己的命运确实能够由自己决定。北京和华盛顿可以继续把台湾人未来作为大国政治台上的筹码,台湾人自己却不行。

所以2015年两岸关係作文比赛参赛者都该有的体认是,说不定,四年前还被认为很空泛的台湾共识,四年后的今天已经可以填得差不多了,正确答案其实就在那里,只是主考官不见得喜欢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