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F省生活 >人迟早会死,那幺努力运动干嘛?2例子告诉我们:糟蹋自己健康, >

人迟早会死,那幺努力运动干嘛?2例子告诉我们:糟蹋自己健康,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量:345人次

有人想要活到200岁,有人觉得60年就很够了,每个人对于寿命长短的期望大不同。但如果我改问:「你想要健康地活多久?」,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回答:「越久越好」。

这正是「寿命」与「健康寿命」的差别。

健康寿命

健康寿命是一个人健康、没有疾病、且拥有正常社会、生活功能的时间。史考特在复健科受训,对于健康寿命的概念特别有感触,让我们考虑以下两种情境:

老史,70岁男性,每天早晨去公园遛狗、买菜回家中午自己下厨、下午到社区跟邻居泡茶浇花,晚间陪老伴看光头毕凯演的银河飞龙。

老特,70岁男性,在过去15年内发生三次中风,目前是护理之家住民。除了每天一小时的复健外,时间几乎在床上度过,每两小时被照服员翻一次身、一天六餐依赖鼻胃管灌食、无法控制大小便。

虽然老史与老特的寿命相当,但健康寿命的长短不同,对生活的满意程度也不同。

用图形举例可能会更好懂,下图的横轴是寿命长短,纵轴则是生活品质高低。

健康余命短的蓝色曲线,在壮年就失去了工作能力,让家庭经济陷入困境。因中风后遗症,他甚至无法独立走出家门,生命有近一半时间饱受疾病所苦,生活品质大受影响。

健康余命长的粉红色曲线,进入老年后仍维持理想的生活品质,生活完全自理。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才因自然老化而渐渐衰退。

不是每个人都想长命百岁,但短短数十年的人生里,每个人都想活得幸福、自由、不为疾病所困。

生活型态的角色 

史考特常谈论重量训练、充足睡眠、原形食物的重要性,无数研究显示这些生活型态的改变能缩小腰围、改善代谢指标、甚至降低慢性病发生率,一分钟健身教室中有多篇文章探讨。

医学研究常用相对风险、Odds ratio、mg/dL、mmol/L等单位来量化健康。可惜,比较少(但不是没有)有学者尝试衡量「健康寿命」,在我个人的意见里,这比胆固醇浓度、血糖、血压,对个体的影响更为深远。

如果有一天医师告诫病人,你要运动才能「80岁时与老伴出国游玩」来取代「降低8毫米汞柱的血压」,或许更能激励病患?

努力值得吗? 

改变生活型态并不容易,说服人们更是困难,以下是史考特常遇到的两种质疑:

Q1:人终究会死,这幺努力干嘛?

A:确实,每个人都会死,自古以来从无例外。但延后疾病的发生,本身就是一项重大成就。

研究显示,百岁人瑞与平凡人一样会得心脏病、失智症、癌症,他们仅是晚一些生病而已。但50岁中风与92岁中风,意义上仍有相当大的不同。

前者不仅失去了工作与收入,还需要家庭照顾数十年的时间。相对来说,92岁长者不会是家庭经济的支柱,生病后仰赖他人照顾的时间也相对短暂。

虽说各人造业各人担,但糟蹋自己健康,往往是让家人来承担苦果。

Q2:人生无常,应该要及时行乐。如果不幸出了意外英年早逝,岂不白费工夫?

A:会这幺说的人,往往口嫌体正直。我们每天通勤、上学、熬夜加班、赶死线、值大夜班、创业、投资、储蓄、保意外险,无非是想「以今日汗水换取明日幸福」。怎幺谈到了抽菸、不运动、喝饮料,就突然主张起及时行乐呢?

同样的道理,每天每个人都在承担未知的风险,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上班的路途是否平安,脑袋里有没有一颗未爆的血管瘤,明年我们国家会不会捲入战争。儘管如此,社会还是照常运作,我们每天还是认命地离开被窝,早起上班。

对于可以掌握的事情,我们务实地做到尽善尽美,替未来的自己谋取最大福利。对于未知的风险,我们尽可能降低发生的机率,準备好应对的机制,其他的就交给上天来决定。

及时行乐,不是放纵的藉口。

结语

就算有前1%的遗传、完美饮食、超人般的肌力与有氧能力,生命最终都有结束的一天。即使是百岁人瑞,也终究会罹病、辞世。

我并不主张做重训、注重饮食可以让各位活到一百岁,但我认为做重训可以增加各位在80岁那年,仍享受美好人生的机会。

这种幸福,用金山银山也换不来。

(本文获「史考特的一分钟健身教室」授权转载,原文刊载于此)

寿命健康时间史考特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